有部搞笑丧尸片,《摄影机不要停》,肉叔上个月没来得及给大家说。

前面30分钟长镜头垃圾丧尸片,气得肉叔嗷呜乱骂,一度怀疑豆瓣上6万人打出的8.4分,是日本人买水军的财富阴谋。

剧情是说一个导演,要拍一部不加任何剪辑、长镜头一气到底的丧尸片,没想到真的遭遇丧尸爆发,在与真丧尸的搏斗中,楞逼导演硬是完成了拍摄。

听着很有趣?

但前36分钟真的烂啊!这么说吧,烂成这个程度的恐怖片,在肉叔这里,是要被吊起来用转笔刀抠它肚脐眼的

为什么,为什么主角们第一次发现丧尸来了,第一反应不是自保不是求救,憋了半天屁,结果就只是……

聊起了家庭主妇妈妈桑的业余爱好??!!

为什么,为什么女主被丧尸找到后,没有先害怕,反而愣愣逼逼地先抬头看了一会,才想起来要害怕??!!

但哪怕肉叔是个能掐会算的得道神汉,也万万算不到,它其实是个剧本精妙无比的戏中戏中戏

《摄影机不要停》的戏肉,就是他们怎么在拍丧尸片时片场遇到真丧尸,还硬是要拍完他们电影。

拍片过程中,他们遇到一堆砸爆我们外行人脑袋都想不到的意外。

为什么聊主妇的爱好?

因为扮演“真丧尸”的演员喝醉了酒,一时半会走不到预定位置,所以工作人员举着小牌牌让他们:

有状况,想办法拖时间

为什么女主看到丧尸不害怕?

因为外头情况有变,编剧不得不临时改剧本,派工作人员举着小牌牌提示她去捡原剧本中并不存在的小斧斧。

我们外行人永远想不到,这帮看似废柴的电影人,为了拍这部看似烂片的惊奇好片,能变得多么狂野。

不过,它也让我们窥探到了:电影,是怎么拍成的。

准确的说,电影,是怎么“欺骗”观众眼睛的

比如恐怖片里最常见的砍头,其实在演员“被砍”的时候,身后是一帮拿着假头和人体模型准备随时放飞的剧组成员。

血浆狂飙的镜头啊,其实另有工作人员不辞辛苦地吹番茄酱

很好,《摄影机不要停》,老子以前看恐怖片那些湿透的裤子都白尿了。

好了,肉叔今天的航班,就带你前往那些影视剧“诈骗”现场

坐稳,我们起飞。

上来就给你们点刺激:撞车戏怎么拍

有钱的剧组,像上面的《速8》剧组,导演加里·格雷说话就非常豪气:

绝大部分车祸是实拍,为了个给观众呈现真实的物理撞击感,买的或者定制的好车大该有300到400辆,ZombieCar(专门拿来毁着玩的报废车)就更多了,每天都要用六七十辆。

土豪有土豪的金门大桥,穷逼们也有自己的羊肠小道。

买不起这么多真车炸着玩?

搞模型。

后期再给你们整个美图秀秀特效,齐活。

在这个思路的指导下,我们大致可以猜到一些神片是怎么拍大场面的了——

人力与滑轮,一起用手工业文明的余热和工业文明的星火,共同燃烧起了这一幕人在飞的魔幻现实。

但这还不是最放飞的。

古人云:如果没看过片场怎么拍骑马,你就没见过人世间真正的智力游戏。

有些马,只有头,在征服它的木质脊背之前,你要学会下跪。

对于另一些更穷嗖嗖的剧组而言,提供马头就像是每天报销5元餐补的公司一样充满了不那么完美的良心——

比马更难骑的,是空气。

比马更能喘的,是演员。

看多了这些片段吧,肉叔恍惚间产生了一种错觉:

仿佛演员在拍骑马戏时,最需要的不是演技,而是憋笑的能力。

而最最chill的邪恶导演,则会要求演员们,即便是在没有翅膀的旋转木马上,也要骑出横扫千军的大片气场。

更让广大群众直呼上当受骗的“骑马戏”,是曾经让他们喜闻乐见的“颜面骑乗”。

镜头先是给到女演员的娇羞,再一个反打给到男演员的猖狂,剪辑的魔术,让我们想当然地忽略了:这个反打镜头,究竟是怎么来的?

今天答案揭晓了,是男摄影师用人格上的屈辱换来的。

当这种魔幻,一头撞上玄幻题材,就好像跳动着火苗的野格,一头扎进玻璃杯中的啤酒泡沫里,共同制造出让你深度宿醉的深水炸弹。

想要得到稳定的衣袂飘飘御剑飞升镜头,竟要推动这样的人肉磨盘:

同样的,在片场,隔空取物也根本不是什么仙家道法,只不过是场工大哥口中轻飘飘的一句“没问题”。

看到他们,你才能领悟“所有别人眼中的造物主恩赐,都只不过是辛勤汗水的结晶”的至臻大道。

当然了,想在镜头中呈现光怪陆离的奇妙世界,人推肩扛的笨办法,也是原始手段的最终选择,直到——

电影人收到了天使赠予他们的麦琪的礼物,特效。

这世界仿佛有了光。

酷,炫,手上兜兜转转的玩意小别致们,引起了我们凡人的羡慕和嫉妒。

但其实,在片场……

你看到的绯红女巫,跟隔壁脑血栓多少年了的吴老二,有异曲同工之抽。

哪怕是高贵如霍格沃兹魔法学校,一旦褪去特效的炽热光环,其实还不如90年代气功大会的新闻图片来得chill和punk。

了解这些特效背后的片场真相,其实还有助于我们顿悟佛法的精妙。

银幕上所有的光影美梦,都如此不堪一击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。

这时再看雪白色的避水金睛兽,与无腿白色草泥马的命运共同体。

嗯,我佛说了:众生平等。

再好比,《GOT》里提利昂凝视着他的女王,大战他的兄弟。

眼前千军万马,四起狼烟,哀鸿遍野,民生多艰。

实际上他眼前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块绿幕。

你猜提利昂在想什么?

肉叔猜他在想:这世上啊,其实并无眼耳鼻舌身意,也无色声香味触法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
哎!

色!

说到色,有一种颜色上的片场诈骗,肉叔真的越看越窝火——

美食

当电视上出现一大碟柔软的松饼,上面还浇满了蜜糖,于是咽喉开始不争气地蠕动,分泌足够充饥的口水。

但……

这特么不是糖浆?

看完一堆美食的秘密,肉叔才明白了什么叫:眼前的黑不是黑,你说的白是滚犊子的白。

海报上,你看这个麦县小吃的包它又大又圆。

但当你走进店里,买到的永远是又长又宽:

厚度只有三分一,蔬菜、酱料都少得看不见,两片溶溶烂烂的芝士有如刚刚肉叔趴着午睡流到办公桌上的垂涎。

至此,才明白资本主义视觉游戏的根本规则,是:图片仅供参考,一切以实物为准。

就像快手美女网红的脸一样,美食广告中的美食也绝不能信:

增高、化妆、开美颜,一套直播前的三件套搞完,亲爹看见都怀疑自己这二十年的付出是不是给隔壁老王爱的奉献。

为什么广告上的鸡,肤质和气色就是比你在肉档现杀的活鸡好?

因为“演员”皮肤上的小瑕疵小毛孔都用这款502超强遮瑕膏掩盖了,用完更容易上妆,10分钟就能搞定一个网红“斩人”妆。

航班即将落地,我们回到《摄影机不要停》。

尽管片场的大家,动作不雅、场面尴尬、状况百出,但这帮人用或者是放飞的,或者是硬着头皮的法子,让一场直播得以跌跌撞撞但非常完整地呈现在观众面前。

人力蛮搞、脑洞胡整、绿幕抽筋、整容再造,背后是剧组上上下下几十口子人,为了镜头呈现效果,以及尽力不让我们外行看破的智力付出。

条件不好时,哪怕是制片主任,也必须变身客串之王。

(《西游记》制片副主任李鸿昌就客串了86版里的天竺国大臣、天竺国侍从、玉华洲客商、黑熊精、接引佛祖、百眼魔君,和98版里的比丘国驿丞、泾河渔翁等角色)

你看到的每个或许可笑,或许土鳖,或许愚蠢的土拨鼠的镜头,哪怕它就是烂片,背后都有不知道多少人的血泪和汗水。

但你们放心,以后碰上烂片,肉叔还会继续把它们吊起来用转笔刀抠它肚脐。

编辑:海边的曼彻斯特联